第2656章 泰勒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达赛城的烤肉技术真的赞,美味程度都快赶上我烤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邪龙·斯皮兹吃的那叫一个痛快,都差点忍不住源自胸腔之内的畅快淋漓之感,仰天咆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幸好他忍住了,否则龙吼是会把牲畜吓尿,家禽吓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美味的烤肉,两头猪和两头牛是断然不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够,就得加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些牲畜都是达赛城的资源,虽不昂贵,但吃它们的不是友军,而是更偏近敌人,所以老公爵很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不爽的表情都快抽抽到一块儿去了,手中玉质茶杯也发出轻微声响,八成是被捏出裂纹,再多使一丢丢力气,我就能看到徒手碎玉杯的街头表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我虽然脸皮很厚,但还不至于占对方资源方面的便宜,于是上上下下摸了十几个兜,总算在很隐晦的位置找到两袋金币。

        将金币放在餐桌一旁,老公爵盯着金币袋子,微怔,半晌憋出四个字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伙食费”我道:“我哥们一共吃了十六头猪和十二头牛,算上柴火,调料,人工费,以及精神损失费两袋金币应该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公爵神色古怪的瞅了我眼,又瞥了金币袋子一眼,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确定我目光纯澈,并不蕴含丝毫戏谑侮辱之意,老公爵这才示意手下人将金币收起,并道: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客气”我嘿嘿一笑,再次拿起块肉脯,丢进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人驾临,是挺无聊的一件事,即便那人是被我视为爷爷的泰勒老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邪龙·斯皮兹早已等得不耐烦,奈何他是龙族中的高层,骄傲是铭刻在骨子里的,骄傲的他,不允许在人类这种低微种族面前出丑,于是很想四处打转的他,硬生生控制住了一颗自由奔腾的心,并以一种并不习惯的蹲坐姿势,傲然蹲坐于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后,他的脚指头开始无疑是抽动,按照我们的说法,就是由于不习惯的动作维持太久抽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喝完第四壶茶的老公爵也察觉到异常,他不动声色的递了个眼神给我,低声问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以颈部运动为借口,我顺着老公爵的目光转头瞥了一眼,也发现斯皮兹脚指头抽筋儿的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脑飞速运转,我很快便确定了借口:“他在练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练功?”老公爵惊奇道:“什么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减、肥、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减肥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我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:“你看他进食量多大,却依然身姿雄健,没有赘肉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减肥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我目光灼灼,声音低沉但语气激昂:“这门功法是只流传于龙族内部的秘法,其实龙族都是大胃口,一顿饭几十头猪,几十头牛不在话下,但你看看,上至龙族君主,下至普通龙人,却没有几个胖的,究其原因,正是因为得益于这门功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他,小母脚趾头上下摇摆的频率是不是很高,速度是不是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公爵一脸懵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对了!”我道:“这招叫做脚指头运动,以不影响整体为主,进行的部分肢体运动,你看小指运动速度之快,频率之高,是不是能够感觉到体内的能量迅速朝着小指的方向流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公爵眉头微蹙,沉思片刻,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?”我微怔,心道:你丫咋不按套路来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点困难还难不倒我,我继续开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模式:“哦,不能也没有关系,之所以你感受不到,是因为你从未锻炼过感知能量的训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训练?”老公爵来了点兴趣,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种认知,对,就像感知魔力波动一样,是对自然界存在的能量进行感知,当这一手练制登峰造极,你便能够透过表面看本质,就像我一样,能够透过厚厚的龙鳞龙皮,感受到龙躯之中能量的流淌方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还有这种手段!”一声感慨,老公爵陷入沉思,再次抬眼,看向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老公爵询问我减肥功的具体步骤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遗憾道:“这是龙族内部秘法,不为外人道也,恕我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公爵淡定的点点头,但随即又不淡定的问道: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模仿他脚指头抽筋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”我面色微沉,迟疑片刻,直到老公爵满头冷汗,才道:“也好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老公爵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血疗法”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公爵眉头一挑:“放血疗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放血疗法,只要在患处附近扎上几针,把里面的淤血放出来,自然而然也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末了,我又补充一句:“这主要还怪您太鲁莽,话都不听我说完,就想当然的模仿龙族秘术,殊不知,龙族秘术只适用于龙族,而非人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将信将疑的老公爵,在听完我的话后,顿时全信了,他随后又追问道:“如果不放血,会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样,淤血出不来,堵塞血管,堵住经脉,久而久之,你这条腿的灵活度都会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我的危言,老公爵骇然失色,赶忙命人找来医师,带上银针,对准他抽筋的脚丫子,就是一顿猛扎,扎的满脚丫子都是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流二两之后,老公爵快要吓绿的脸色终于恢复如常,他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,洗干净脚,又有牧师施展治愈术将伤口孔洞愈合,这才又重新穿好鞋袜,继续品茶吃糕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一来一回,却是消耗了他不少精力,连看向我的眼神都显得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沉默的氛围里,我们吃完了面前的所有糕点,在新一批糕点上来之前,就见百米之外的城内主街道上,一个熟悉的人影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依旧一身洗到发白的旧式长袍,段段时日不见,本来的满头黑发又白了一半,脸上不算明显的皱纹,也如刀刻斧凿般,又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精神状态还算不错,至少脸上还带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,正是泰勒。

  http://wowyzowy.com/reader/504/2847339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owyzowy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